医疗程序:征求同意与拒绝治疗

未获同意下进行治疗

因权利遭受侵害而采取法律行动

一旦病人没有明示或暗示同意让医生在治疗期间触碰身体,任何涉及接触病人身体的治疗或疗程,均会成为表面证供(prima facie),视作侵权或袭击。

不过,即使病人同意接受治疗,若他所获的建议并不全面或不符要求,他仍可控告医生侵权,申索赔偿;在这种情况下,医生便不能以“病人同意”作为抗辩理由。

病人可在导致申索的事件发生当天起计的六年期限内,提出申索(香港法例第347章《时效条例》第4(1)条)。

疏忽治疗

不论病人同意或拒绝接受治疗,如医生在治疗期间因疏忽犯错,导致病人受伤害,他/她便须因疏忽而负上法律责任。

医生有责任确保病人的权利免受伤害,他/她必须在治疗过程中运用适当技术,为病人给予合理照顾,如他/她没有这样做,便有可能因疏忽治疗,面临病人提出人身伤害申索赔偿。

病人必须证明他/她所受的伤害是由医生犯错引起,而不是因治疗的潜在风险所致,而医生所犯的过错,是一般有合理能力的医生可以避免的,病人才能申索赔偿。

医生在施予治疗时,其技术和能力如未能达至指定程度,有关治疗便会视为疏忽治疗。法庭会以一名同样拥有该技术的医生,在运用技术时所达至的水平作为测试标准。医生在进行治疗,并运用该技术时,只要达至标准便可。这个测试源自英国一宗案例(Bolam v Friern HMC, 1957),称为“博林测试”。

法庭以此作为测试标准时,亦会考虑该名医生的专业范畴和职级。至于该名医生是否经验不足,与他对病人施予的照顾是否达标并无关系。

法庭在判断医生有否疏忽时,须考虑事发时的医疗标准;昔日治疗所用的设备和资源较落后,因此不能以现今科技或更先进的医疗水平来评价当时的治疗。

如一名医生循规蹈矩,使用广为接受的治疗方法,即使他/她的作为遭受另一派意见反对,他/她亦不会因此被视作疏忽。然而,他/她在采用这种方法时,必须展现良好质素、表现负责,并符合情理和逻辑。

原告人须在事故发生当日、或他知悉事件当日起计(如属较后者)的三年内,就人身伤害提出申诉。(香港法例第347章《时效条例》第27条。)

你可参考“医疗疏忽”一页,了解更多。

向医务委员会投诉

医务委员会(医委会)根据香港法例第161章《医生注册条例》成立,专责为执业医生注册,并监察他们的专业操守。病人可向医务委员会投诉,而投诉是没有时限的。

医委会将在适当的情况下展开调查,甚或召开公开聆讯。

根据《医生注册条例》第21(1)条,医委会有权力判罚专业失当的注册医生。

如证实医生专业失当,医委会将作出公开警告或予以谴责。如个案严重,该医生将会在普通科医生名册上被除名。

不过,医委会不能向受害的病人发放赔偿,病人须循法律途径向法院提出申索。